DT-酱油再来三碗

【Marvel】小虫中心
【DC】蝙蝠家族
【POI】百合组
【StarTrek】SK(AOS)/KS(TOS)
【Madoka】焰圆/杏子中心
【MHA】轰出+除幼驯染外杂食
【OPM】埼杰/埼all
【Mob Psycho 100】茂灵/茂all
急需成都妹子一起刷电影〒_〒

又!不能好好!睡觉了!(啊这次是因为太甜)

1.粉红帖子ID852327

上班刷这楼哭成狗。明明早就决定放下,明明没有看外传和博人传,到底为啥还能真情实感成这样……终究是意难平(惯例的想给AB寄刀片

【“他和我不一样,非要说的话,我觉得他更像你。”鸣人有些寂寞地摇了摇头,想起的是那个冷酷而又始终优秀的,他憧憬着的宇智波佐助。 
佐助哼了一声,露出了那个鸣人一直以来追逐着的微笑。“你这吊车尾”】

官方溜粉技能熟练度已刷满。想起结局后这两人一言难尽的家庭生活,想起佐助是唯一缺席鸣人婚礼的人,想起鸣人提出和佐助一起出村却被拒绝……AB你想画子世代圈钱,道理我都懂。但是为何不肯放过我爱的少年们?

你是我的童年,我的青春,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隐藏在伟大友谊下无望的爱人。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10594/

无脑循环这个MAD,活在他俩一起私奔……不,浪迹天涯的梦里。

2.粉红帖子ID853658

只知道第一张朋友卡是助子先发,不知道第一个吊车尾是鸣人先叫的我……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果真是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哇哇大哭

七岁的话记了一辈子,还成了对鸣人的专属昵称。以后谁还敢讲698助子的脑内弹幕是OOC糊他一脸呜呜呜

一直被自己先喊的昵称/先发的卡撩到炸毛的两只小可爱呜呜呜(也是不懂自己为什么捅刀发糖都在哭

【佐鸣】寡廉鲜耻(R18)

默默视奸有段时日了。不好意思只拿不给,炖锅肉(并不香

【Warning】

①玩蛇boy佐助
②鸣人撩助十级
③心理描写太多

A

“还不肯认输?”一贯清冽如冷泉的声音轻轻回荡在耳边,即使炎炎夏日也愿意为这声音褪去一丝热意。

然而对现在的他而言,除却火上浇油别无用处。平日常被佐助吐槽一团浆糊的脑袋此刻倒真成了浆糊。热。热得像要融化一般。四肢以及身体,都好似不存在,或者说,不再属于自己。他完全感觉不到它们。只有佐助的声音(纵使已然根本不能处理其话语含义而没法回答)和气息,是这漫无边际的沙漠中独一无二的绿洲。 他挣扎着,想离那份舒服的凉意更近些。

但他刚刚一动,原本只是松松垮垮缠绕在他身上的生物,霎时将他绞紧:以一种既不至让他难受,也绝不让他好过的力道。仿佛被好奇驱使着探索世界的小蛇到处爬来爬去,留下一串串冰冷粘稠又滑腻的体液。虽然杯水车薪,却或多或少缓解了他的燥热。

直到小蛇钻进某个难以启齿之处。视野之外,且无法掌控。骤然而来的无助感带来久违的恐惧和羞耻。即将罢工的大脑依旧不忘提醒他小蛇来自对方,所有的恐惧羞耻竟逐渐演变为兴奋期待。甚至,体内能引发极乐的某点被小蛇状似无意地一次又一次轻轻擦过时,止不住浑身颤抖。明明没被佐助亲自触碰过任何部位,却已失态至此(连在佐助面前狼狈不堪都令他感到快乐。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自顾不暇的他并未察觉自己愈发难耐,甚至偶尔掺杂微弱鼻音的喘息之下,悄悄地隐藏着另一道喘息。极力压抑,却显得更情不自禁。

全文请走→ http://weibo.com/p/1001603967717152537677?mod=zwenzhang

“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啊佐助……看上去像马上就会哭出来一样。”指腹上因为练习忍术而结的厚茧和皮肤摩擦,轻微的瘙痒感让佐助锁紧了眉头。这个人简直了,皱眉都这么好看。脑内弹幕吐槽的鸣人撇撇嘴,轻柔地抚上恋人精致俊秀的五官。“我就在这儿,在你的身边。”

高高悬于天际,垂挂断崖之巅。孤独骄傲,美丽皎洁的皓月。那么纯白无垢,那么遥不可及。

“这就是宇智波家的天才吗”

“好帅哦等会一起去搭讪吧”

“虽然性格太拽但确实很强不得不服啊”

即使被众多星星包围,为什么他会觉得那个人……和自己一样寂寞呢?嗯,肯定是错觉,宇智波佐助那样要什么有什么的完美混蛋怎么会和没爹没娘被村里所有人嫌弃的吊车尾相似呢。那家伙最讨厌了。

“喂你听说了吗宇智波鼬灭了自己全族后叛逃了”

“他弟弟好像刚好看到哥哥杀父母的一幕”

“可怜的孩子明明天分那么高”

明月失去了拱卫的繁星。现在他能确定那个人的孤独。但是,明月真的需要一颗毫不起眼的星辰吗?不。现在的他只会成为陪衬和累赘。他想要成为即使站到那个人身边也毫不逊色,对等的存在。一直仰望着,憧憬着,追逐着,令他心痛又令他欢喜……他的明月。

不过怎么没人告诉他明月这么多愁善感啦?嘛,算了。本大爷可是英雄,老爱钻牛角尖的明月勉为其难地收了吧,省得无辜少女被荼毒。鸣人边叹气边摇头,向佐助伸出的手却在半途被对方抓住了。然后是紧得几乎令他窒息的拥抱,力道大到他怀疑听到自己骨骼不堪重负的脆响。

只是一小会儿。他对自己说。就这么几秒的时间,让他任性一回肆意一回放纵一回……独占属于天空的太阳。

PS.写完发现忘了前情提要:醉酒的佐鸣打赌,规则是鸣人不能发出声音,佐助不能表情变化。

尽头牙太可怕,一辈子都不想再看牙医……吃完止痛药睡觉去。